銳評
要聞
視聽(tīng)
圖說(shuō)
熱線(xiàn)
部門(mén)
縣域
數字報
看電視
聽(tīng)廣播

您的位置:首頁(yè)>要聞 > 社會(huì ) >

聊城作家王濤:把蓬勃的黃河文化書(shū)寫(xiě)得更加壯闊

來(lái)源:新聊城客戶(hù)端  2024-06-28 15:13:39
A+A-
分享

2024年6月28日《聊城晚報》4版

作家王濤:
把蓬勃的黃河文化書(shū)寫(xiě)得更加壯闊

  盛夏的陽(yáng)光透過(guò)窗戶(hù)灑在一套厚厚的書(shū)上,形成重重疊疊的光影。書(shū)的作者坐在書(shū)桌旁,翻動(dòng)著(zhù)書(shū),淡淡的書(shū)香隨著(zhù)空調的冷氣在整個(gè)房間彌漫,沁人心脾。“這部著(zhù)作叫《大河》三部曲,共計80多萬(wàn)字,我用了兩年多才完成。”6月25日上午,作家王濤介紹。

《大河》三部曲

  王濤,本名王吉濤,東阿人,現為國家一級作家,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山東省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小說(shuō)創(chuàng )作委員會(huì )委員,在各種文學(xué)期刊發(fā)表短、中、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近百篇,出版有中短篇小說(shuō)集《王濤作品集》《烏龍鎮筆記》,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天寶物華》《天河》《阿膠大傳》《曹植大傳》《無(wú)處棲息》《霍亂年代》《尺八》《歲月之約》及《伊甸園》等?!洞蠛印啡壳撬麆倓偼瓿傻闹?zhù)作,今年5月出版。

作家王濤

  “《大河》三部曲講述了魯西黃河沿岸發(fā)生的巨大變化和動(dòng)人故事,時(shí)間跨度從革命戰爭年代到改革開(kāi)放時(shí)期,是一首唱給黃河母親和魯西大地的頌歌。”王濤介紹,這套書(shū)的出版過(guò)程比較順利,出版后,他感覺(jué)意猶未盡,還要圍繞這一主題再寫(xiě)幾部作品,進(jìn)一步挖掘珍貴的魯西文化。目前,他正在做案頭準備工作。

王濤介紹作品出版情況

  王濤為何對黃河文化和魯西文化情有獨鐘?這得從他的經(jīng)歷說(shuō)起。

  由于父母都是教師,家中有藏書(shū),相較于其他孩子,童年的王濤有更多讀書(shū)的機會(huì )。他清楚地記得,他上小學(xué)三年級時(shí)就開(kāi)始閱讀大部頭的文學(xué)作品,上中學(xué)期間,他如饑似渴地閱讀了許多文學(xué)名著(zhù)。與各類(lèi)文學(xué)名著(zhù)“親密接觸”的時(shí)候,文學(xué)的種子也悄悄在王濤心里生根發(fā)芽。

  1978年,16歲的王濤接父親的班,參加了工作。由于他年齡小,不適應鄉下生活,后來(lái)調到縣城一家染織企業(yè)工作。這家染織企業(yè)倒閉后,他又輾轉去了一家棉花加工企業(yè)。平時(shí)無(wú)論工作多么繁忙勞累,王濤都沒(méi)有中斷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。他利用休息時(shí)間嘗試著(zhù)寫(xiě)作并投稿,部分作品被一些刊物刊發(fā)。1989年至1992年,他到山東大學(xué)中文系作家班(干部專(zhuān)修科)深造,老師們精彩的授課和圖書(shū)館里大量的書(shū)籍為他提供了豐厚的文學(xué)滋養,并為他打開(kāi)了一扇洞悉廣闊深邃的文學(xué)世界的大門(mén)。畢業(yè)后,王濤的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水平得到極大提升,在雜志上發(fā)表了大量?jì)?yōu)秀文學(xué)作品。1992年,已在文壇頗負盛名的王濤選擇了停薪留職,到《山東文學(xué)》雜志社任兼職編輯。

  1995年,由于故土難離,王濤回到家鄉東阿,進(jìn)入地方志編纂部門(mén)工作,一干就是15個(gè)年頭。在這期間,他接觸到一些有關(guān)東阿縣乃至聊城市的文史資料,遂進(jìn)行深入研究,主持編纂了《東阿縣志》《東阿年鑒》等著(zhù)作。為了有更多精力從事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,經(jīng)多次申請,2009年,他被調到東阿縣文化館工作,任《東阿文藝》雜志主編,直至2022年3月退休,其間他編輯、出版《東阿文藝》60余期。在任《東阿文藝》雜志主編期間,王濤還兼任東阿縣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席,培養了一大批文學(xué)新人,對東阿縣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的繁榮發(fā)展起到了很大推動(dòng)作用。他以身作則,數十年筆耕不輟,先后發(fā)表、出版各類(lèi)文學(xué)作品600余萬(wàn)字。

  如今,王濤的創(chuàng )作熱情不減?!犊祻蜁r(shí)代》四部曲有望在近期出版發(fā)行。此外,他正在創(chuàng )作“烏龍鎮”系列作品,其中四卷本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鄉村志》已完成過(guò)半,計劃今年或明年完成。該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從自然、土地、倫理、靈魂四個(gè)角度反映傳統農業(yè)的興衰和社會(huì )的變遷,約130萬(wàn)字。另外兩部黃河文化主題作品,現已構思完成,名字暫定為《河母傳》《大河長(cháng)卷》,計劃兩年后跟讀者見(jiàn)面。“我的老家距離黃河岸邊只有2.5公里,我對魯西這片土地非常熟悉,母親河也給了我很多靈感。我創(chuàng )作的關(guān)于黃河的作品將會(huì )陸續面世,這些作品大多數以普通人的悲歡離合反映時(shí)代的風(fēng)云變幻,展現黃河人民崛起奮進(jìn)的光輝歷程。”王濤說(shuō)。

  雖然一直懷著(zhù)一顆感恩之心歌頌這片熱土,但王濤仍有一件憾事在心。“作為本土作家,我覺(jué)得有愧于這片熱土。聊城有很多紅色文化,但挖掘、推介工作做得還不夠。”王濤說(shuō),盡管《大河》三部曲出版之前,他已經(jīng)出版了幾部反映魯西文化的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,比如《天寶物華》《霍亂年代》《尺八》等,但他依舊不滿(mǎn)足,“我們需要創(chuàng )作出更多有價(jià)值、有影響力的作品,呈現魯西地區的革命歷史和紅色文化。目前,我還沒(méi)有完全做到這點(diǎn),所以這份使命感一直存在,我給自己施加的這個(gè)壓力也始終存在。我一直有股創(chuàng )作的沖動(dòng),只要能寫(xiě)得動(dòng),我就不會(huì )停筆,力爭做到最好。當然,我更希望后來(lái)者能有這份信念,不斷超越,創(chuàng )作出更多好作品。”

  文/圖 張目倫 劉學(xué)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王濤《大河》三部曲研討會(huì )發(fā)言摘登

  王濤老師以黃河文化為主題,把三種不同的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樣式歸攏在一起,又建立起一種充分的互文關(guān)系,對黃河故地發(fā)生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做了有效串聯(lián),很好地完成了一個(gè)人類(lèi)學(xué)意義上的深描。他把一種真正的地方性經(jīng)驗帶給了我們,這是很打動(dòng)人心的。 王濤老師既可以采取那種帶有20世紀80年代文學(xué)氣質(zhì)的先鋒風(fēng)格,也可以采用民間富有傳奇色彩的方法去書(shū)寫(xiě),不斷地把讀者帶入審美的跳躍之間,我覺(jué)得這部作品的文學(xué)品質(zhì)是相當高的。

  ——山東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,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山東青年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席,山東省文藝評論家協(xié)會(huì )副主席、濟南文藝評論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席 馬兵

  

  

  在新時(shí)代文化語(yǔ)境中,作者抓住“文化”這一關(guān)鍵因素,作品也就有了文化主體性的內涵。作者善于刻畫(huà)人物的心理,通過(guò)各種情感關(guān)系反映時(shí)代變遷,在時(shí)代變遷中表達情感,并巧妙地融入地方文化。

  《黃河灘槍聲》這部中短篇小說(shuō)集具有“革命底色、先鋒意味”的特征,從人物身上和場(chǎng)景中表現出來(lái)的那種張弛有度的敘事節奏、引而不發(fā)的懸念意識、精雕細琢的立體畫(huà)面,都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——山東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山東省當代文學(xué)研究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、山東省莫言研究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 叢新強

  

  

  《大河》三部曲為聊城打造“兩河文化”高地注入了動(dòng)力。在“兩河明珠”和“兩河文化”的打造上,文學(xué)作品和影視作品有著(zhù)特殊的引領(lǐng)作用。我們渴望聊城能有幾部經(jīng)典文學(xué)著(zhù)作,供我們去改編、去拍攝成影視劇。

  《黃河岸邊的孩子》《黃河灘槍聲》《黃河帶我回家》在創(chuàng )作手法上都充滿(mǎn)了革命浪漫主義風(fēng)格?!洞蠛印啡壳屓俗x后心靈受到洗禮,精神得到振奮,道德得到升華。

  時(shí)代召喚著(zhù)我們擔負起新時(shí)代新的文化使命。我們愿與以王濤同志為代表的作家一同努力,用好紅色資源,傳承紅色基因,賡續紅色血脈。

  ——聊城市新聞傳媒中心總編輯 玄志剛

  

  

  通讀完,我總結概括了這部著(zhù)作的五個(gè)特性。

  一是史詩(shī)性。讓人透過(guò)鮮活的人物和生動(dòng)的故事,了解和理解那一時(shí)期的社會(huì )本質(zhì)、生存本真。二是地域性。一方面指黃河下游;一方面指用阿膠這個(gè)獨屬于東阿的特殊的符號來(lái)串聯(lián)故事,這是其他任何地方無(wú)法替代的。三是敘述方式的現代性。借鑒了現代主義,甚至后現代主義的創(chuàng )作手法,表現力更強、更豐滿(mǎn)。四是傳奇性。幾個(gè)凄美的、堅守愛(ài)情的故事,增加了作品的可讀性。五是詩(shī)性。這部作品的主題、意蘊、內涵以及引發(fā)的聯(lián)想,都是帶有詩(shī)性的。

  ——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聊城市文聯(lián)兼職副主席,山東省作協(xié)詩(shī)歌委員會(huì )副主任,國家一級作家 張軍

  

  

  《大河》三部曲的問(wèn)世,可以說(shuō)填補了我市甚至全省黃河文學(xué)的空白,這令人十分欣慰且振奮。作品呈現出黃河流域濃郁的生活氣息,展現了黃河人的大愛(ài)大善,黃河人的生態(tài)觀(guān)、自然觀(guān)、生命觀(guān),聚焦人與黃河、人與自然等,充滿(mǎn)詩(shī)情畫(huà)意,是洋溢著(zhù)現實(shí)主義的力作。

  王濤文學(xué)視角敏感犀利,能啃硬骨頭。其作品具有顯著(zhù)的現代新寫(xiě)實(shí)特質(zhì),從現實(shí)出發(fā),又不斷變化,充滿(mǎn)天馬行空的文學(xué)想象。

  ——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聊城市小小說(shuō)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 李立泰

  

  王濤的《大河》三部曲,屬于主題學(xué)意義上的“黃河書(shū)寫(xiě)”。作者以黃河為“母題元素”,通過(guò)《黃河岸邊的孩子》《黃河灘槍聲》《黃河帶我回家》三部曲,寫(xiě)出了可歌可泣的“黃河精神”。

  何謂“黃河精神”?結合《大河》三部曲,我概括如下——自強不息的奮進(jìn)精神,容清納濁的包容精神,上善若水的道德精神,至柔至剛的抗爭精神,騰越脫困的變革精神。

  《大河》三部曲形散,神逸,文道不散。之所以文道不散,就在于通篇貫穿有“黃河精神”。從某種意義上說(shuō),“黃河精神”是該部作品的靈魂。

  ——聊城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教授,聊城市文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 劉廣濤

  

  

  《大河》三部曲在宏闊的歷史背景下,展現出黃河兒女驚心動(dòng)魄的戰斗和生活畫(huà)卷。濃墨重彩的女性形象塑造與濃烈的油畫(huà)般的質(zhì)感,是這部作品所呈現出的最亮眼的特征。

  在《大河》三部曲中,作者所傾情探索的是人,是人的內心世界,是人性,是動(dòng)蕩殘酷的背景下人性的掙扎與錘煉,尤其是女性在血與火中所激發(fā)出的人性的光輝。這部著(zhù)作,成為王濤奉獻給黃河母親的一曲新時(shí)代的“黃河大合唱”。

  ——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山東省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散文創(chuàng )作委員會(huì )委員 譚登坤

  

  

  《大河》三部曲的文學(xué)價(jià)值集中體現在作家用三種筆法展示黃河的三重意象,彰顯出作家豐富的創(chuàng )作經(jīng)驗和扎實(shí)的文字功底,表現了作者多樣的創(chuàng )作風(fēng)格和黃河龐雜的氣象。

  第一重意象是作為母親河的黃河?!饵S河岸邊的孩子》巧妙地把黃河和作者母親的形象互相參照,把對母親河的情感落到了有形的母親身上。第二重意象是作為民族河的黃河?!饵S河灘槍聲》用雄渾的筆法勾勒出戰爭壯闊的場(chǎng)面,書(shū)寫(xiě)了大氣磅礴的民族河。第三重意象是作為家鄉河的黃河?!饵S河帶我回家》用阿膠把家庭、家鄉、國家串聯(lián)成一個(gè)整體,體現出黃河家鄉河的一面。

  ——聊城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,教授,聊城市文藝評論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席 石小寒

  

  

  王濤的中短篇小說(shuō)集《黃河灘槍聲》反映了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時(shí)期,處于黃河岸邊的東阿縣百姓深受壓榨、欺辱、傷害,在血與火中覺(jué)醒的心路歷程。這是一本“殺氣騰騰”的書(shū),大大小小的人物在死亡與被死亡的過(guò)程中脫胎換骨;這又是一部“既柔情又殘忍”的作品,細膩地刻畫(huà)了父子、夫妻、朋友、鄉鄰等人物在戰火硝煙中的深情厚誼與“塑料”情誼的破滅。殘酷的戰爭、復雜的人性、心靈備受折磨的主人公,共同形成了《黃河灘槍聲》一書(shū)極具張力的藝術(shù)特色。

  ——聊城大學(xué)文學(xué)院秘書(shū)學(xué)系主任 邢紅靜

編輯:李明
校對:蘇永樂(lè )
審核:劉 飛
相關(guān)推薦


網(wǎng)友評論
關(guān)于我們 | 廣告服務(wù) | 版權聲明 | 聯(lián)系我們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(shū)

聊城新聞網(wǎng) 2006-2023 版權所有 聊城市新聞傳媒中心/聊城市政府新聞辦公室 聯(lián)合主辦
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編號:37120180030 魯ICP備09083931號 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50202000134號
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編號:115330086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(魯)字第720號
本網(wǎng)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18663509279 舉報郵箱:lcxw@lcxw.cn